<video id="a5k36"><sup id="a5k36"></sup></video>

      <small id="a5k36"><em id="a5k36"></em></small>
      <small id="a5k36"><nav id="a5k36"></nav></small>
      <strong id="a5k36"><ruby id="a5k36"></ruby></strong>
        • 2019年1月天津口岸粮食进口量价齐跌
        • 发布日期:2019-02-25     啤酒工业信息网
         据海关统计,2019年1月天津口岸进口粮食(包括谷物及谷物粉、木薯、高粱及大豆)37.2万吨,比2018年同期(下同)减少37.2%;价值11.2亿元,下降29%。
         
        一、2019年1月天津口岸粮食进口的主要特点
         
        (一)今年1月进口量大幅降低。2018年9月以来,天津大豆月度进口量逐月增加,2018年12月进口量为55.8万吨,同比增加7%。今年1月进口量为33.7万吨,同比减少34.9%,环比减少39.6%(下图)。
         
            (二)以一般贸易方式进口为主。2019年1月,天津口岸以一般贸易方式进口粮食30.6万吨,减少32.1%,占同期天津口岸粮食进口总量(下同)的82.1%。同期,以海关特殊监管方式进口6.6万吨,减少53.3%,占17.9%。
         
        (三)巴西、加拿大和阿根廷为主要进口来源地。2019年1月,天津口岸自巴西进口粮食19.5万吨,增加3.2倍,占52.5%;自加拿大进口8.8万吨,增加10.5倍,占23.8%;自阿根廷进口6.9万吨,2018年无进口数据,占18.5%;三者合计占94.8%。
         
        (四)外商投资企业和民营企业进口为主。2019年1月,天津口岸外商投资企业进口34万吨,增加31.8%,占91.3%;民营企业进口2.7万吨,减少81.8%,占7.2%;二者合计占同期天津口岸进口量的98.5%。
         
        二、2019年1月天津口岸粮食进口量减少的主要原因
         
        (一)中美贸易战影响粮食进口格局,扩展粮食进口供应国需引起重视。美国是我国粮食进口的重要来源国之一,受到中美贸易战的影响,我国自美进口大豆、高粱、小麦等均不同程度受阻,目前国内玉米、高粱等仓储较为丰厚,贸易战导致的进口风波尚未对市场造成较大影响,但拓展粮食进口来源、保证粮食供应稳定的必要性越来越需受到重视。据巴西《圣保罗页报》报道,巴西谷物出口商协会(ANEC)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巴西共出口大豆8280万吨,该协会会长塞尔吉奥·门德斯表示,过去的一年中美两大经济体的贸易摩擦让巴西大豆出口增加了1000万吨左右。与此同时,其他大豆供应国也在努力占据更多中国大豆市场份额,俄新社(RIA Novosti)2018年11月28日曾报道称,俄罗斯总统普京表示,中美之间的贸易战给莫斯科提供了机遇,美国曾经大量出口大豆,现在俄罗斯将着手此事。中国海关总署2018年12月21日公布海关总署副署长张际文与玻利维亚农业发展和土地部部长科卡里科在北京共同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总署与多民族玻利维亚国农村发展和土地部关于玻利维亚大豆输华植物检疫要求议定书》。结合此前我国自7月1日起下调部分亚太国家的进口货物关税,我国粮食进口未来将迎来更为多元化的局面。
         
        (三)国产粮食供给能力不断增强,进口需求下降。国内农田水利基础设施不断加强,粮食生产功能区和重要农产品生产保护区建设稳步推进,农业科技进步贡献率持续提高,种子国产化率进一步提升,“藏粮于地、藏粮于技”战略深入实施,粮食生产能力不断增强。粮食价格逐步回归市场,推动了农业结构调整优化,在国家综合支持政策的引导下,国内粮食种植结构更加优化。国内粮食批发零售市场网络不断完善,应急网点数量规模持续增加,仓储物流设施布局更趋合理,粮食运输物流效率逐步提高,国内粮食市场供给体系更健全。国内粮食供给能力的不断增强,拉低了粮食进口需求。
         
        三、2019年1月天津口岸粮食进口贸易中值得关注的问题
         
        (一)中美贸易战对粮食进口影响持续不减。进入2019年,美国大豆对华出口速度有所加快,据每日粮油报道,美国农业部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月17日的一周,美国对中国(大陆地区)装出六船大豆,其中美湾两船,太平洋西北口岸四船,创下自中美贸易战开战以来的最高水平。伴随着美国大豆出口量的增加,加上中国买家不断扩大采购渠道,以及近期国内养殖业受疫情影响削弱了对大豆的需求,巴西大豆价格开始回落。总体来看,由于当前全球贸易关系不稳定,各个大豆供应国都想在中国市场分一杯羹,中国的大豆采购呈现新的格局。
         
        (二)适度放宽粮食安全与市场化生产的边界域,有效缓解粮食“三高”的负面影响。当前,我国出现了粮食“三高”即高产量、高进口和高库存相叠加的情况,负面影响显著,导致我国三大粮食市场价格都出现较大下降,其中玉米价格较去年下降20%以上,直接减少了农民收入。同时,粮食“三高”产生巨额财政补贴支出,加重了财政负担,也使得高价的国内粮食在国内市场上的流通比重下降。粮食“三高”现象及其负面影响的产生,实质上是粮食安全与市场化生产的边界划分问题。适度放宽粮食安全与市场化生产的边界域,综合考虑人口数量、粮食需求量、粮食库存、财政补贴支出、国际国内粮食市场价格、外汇储备等因素,同时继续完善我国粮食支持和保护政策,加快建立对种粮户利益保护的长效机制,更好地提升粮食安全的保障能力。
         
        (三)小麦市场的结构性供需矛盾仍难解决。当前我国的面粉厂超过3000家,加工能力达到2.26亿吨,但整体开工率仅为40%左右。市场对优质麦的需求依旧很大,进口仅有400吨左右,缺口是长期存在的。这部分需要用国产优质麦替代。但问题在于,尽管近年国家大力支持优质麦生产,但从根本上说国产优质麦比进口麦的性价比仍然较低,主要因为当前产区仍以散户种植为主,规模、连片的种植模式不多。中美贸易战导致我国对美麦进口量大减,而一带一路国家的小麦需要通过内陆运输,没有价格优势。总体来说,小麦优质粮源仍然是紧缺的,普通麦过剩,因此两者之间的价差将进一步拉大。
         
        四、相关建议
         
        一是鼓励有能力的企业走出去来建立稳固的进口粮源基地。在稳定大型农业企业的基础上,实现企业投资多元化,完善种植、运输、深加工和销售的产业链。二是密切跟踪我国粮食进口量价走势和国际市场行情,可以适当进口来补充国内粮食供应,实施品种调剂,也要防止突击进口冲击国内产业和种植户利益。三是增加农民种粮的收益,建立粮食收购价逐年增长的动态调节机制,进而进一步加大农业生产资料购置补贴和对农业技术人员的培训力度,确保我国粮食安全。
         


        [ 资讯搜索 ]  [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中文日韩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