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a5k36"><sup id="a5k36"></sup></video>

      <small id="a5k36"><em id="a5k36"></em></small>
      <small id="a5k36"><nav id="a5k36"></nav></small>
      <strong id="a5k36"><ruby id="a5k36"></ruby></strong>
         近来,粮食供求问题又一次成为大家关注焦点。媒体在谈、农业领域的专家在谈、政府部门人士在谈、老百姓更是话题不离口。老百姓关心的是生计,盯着家里的米缸是可以理解的,而有些权威人士的发言,多半是反应性的、为降低恐慌指数的老一套苍白的说辞,结果是民间越发觉得家里该多存点米,毕竟,屋里有谷,心中不慌,这是中国老百姓的粮食情节。今年年后,特别是3月份以来的粮食市场波动比较大,在平静了多时的背景下就更有刺激性。
         
        3月31日,联合国粮农组织(FAO)总干事屈冬玉、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和世贸组织总干事阿泽维多,在罗马/日内瓦发表了题为《减轻2019冠状病毒病对粮食贸易和市场的影响》的联合声明。声明称,我们必须谨防应对疫情的措施对粮食供应产生的不利影响,各国限制粮食出口的举动,“可能改变粮食供需平衡,导致价格飙升、波动加剧。”国际权威人士都吹哨了,粮食市场确实有反应,国际市场尤其凶猛,泰国大米这一波上涨了35%,价格已冲到2013年4月以来的新高,巴基斯坦大米上涨25%,美国期货大米(糙米)从三月低点算到现在上涨12%。
         
        三月底,江浙沪地区突然出现城市居民抢购囤积大米的浪潮,江苏稻谷价格一周内上涨200元/吨以上,加工企业到处寻购原粮,稻谷成交价格上涨之猛出乎大多数大米加工企业的预料,朋友圈内充满了稻谷飞涨、大米脱销的信息国内看,这一波国内稻米涨价以江苏最为厉害,短短十天左右每吨就涨了200元。江西的一般质量晚籼稻贸易价格从年前的2350元/吨,上涨到2660元/吨,涨幅13%。最近,常常有来电咨询,粮食市场牛市来了? 07—08年粮食危机再现?家里是否多存点米?热心人士也不断来电,跟你讨论“粮食安全”问题。由于一直关心粮食和蔬菜,面对这样的情形忍不住梳理了问题,谈点认识。
         
        从粮食波动的根源看,并非没有理由。首先,是有减产因素,特别是一些大米出口国的天气状况,担忧可能造成的粮食减产,对市场的看涨预期有所强化。二是新冠病毒带来的疫情全面爆发,看到当前最大的问题就是面对着黑天鹅的全球蔓延,对新冠病毒疫情的扩散可能带来的不确定性影响的恐惧,世界各地都开始大规模的囤积运动。由此还有连锁反应,疫情的持续蔓延,导致劳动力短缺,物流链条破坏也影响到了出口。由于粮食出口国关闭粮闸,进口国吓坏了,出现恐慌性购买,都快把粮食当成口罩了。三是国内的粮食库存结构使然。与07年相比,现在的粮食市场经过多年的低于国家保护价运行后,已是国库粮多、商业性库存和老百姓自留粮少的局面,这样的背景下国内粮价更易波动。所以,国际组织主要负责人的警示性联合声明当然合理并有前瞻性,但这也仅仅是说某种可能性的存在,要出现07/08年度的粮食危机,特别在中国成为现实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为什么?
         
        一、粮食库存无忧。我们取美国农业部的公开数据将2007年与现在做个比较,美国农业部的数据也许没有我国官方数据权威,但观察相对变化还是能说明问题的。07年预测的国际国内粮食库存与现在比,从下表看出有多大差距。
         
         
         
        大米以脱壳稻谷计
         
        现在的国内粮食库存与07年相比,大米3.22倍、小麦4.24倍、玉米5.88倍;现在的全球粮食库存比07年,大米2.3倍、小麦2.42倍、玉米3.30倍。仅以这组数据即可以看到,粮食供求状况,现在比07年宽松,国内市场比国际市场更宽松。如果拿库存绝对数对比还不能说事,那就看看库存消费比(数据同样来源于USDA报告)指标吧。以国内大米品种对比,2007年的库存消费比是28.6%,现在的库存消费比是82.6%,这是什么概念呢,理论上讲,现在的大米仅靠库存可维持近10个月,这么高的安全边际和保险系数,是过去从未有的。
         
        二、基础商品价格天壤云泥,这里指的是石油价格。07年开始的原油价格暴涨,到08年创下140美元的历史高价,玉米这样富含淀粉的粮食被赋予能源属性,国内外玉米甚至成为谷物市场的领涨品种。而现在的石油价格回到了20年前的20美元,当年石油价格的走高刺激包括生物和其他替代能源需求影响粮食价格的因素不复存在。
         
        三、本轮粮食价格波动的性质有所不同。应该看到,这波粮食上涨,带有以下特征,即区域性、恐慌性、传导性、结构性,并没有出现系统性的全面上涨。特别应看到,粮价上涨,国外更凶,而国内相对平静;国内粮价是现货市场反应相对激烈而期货市场却没有什么动静,稻谷期货所有品种的价格基本在相对低位做布朗运动,就是粳米有所波动,但并没有单边上涨行情。期货市场波澜不惊——当然不排除期货市场的主题参与性不够会有一定影响,难道期货市场没有发现价值,期货投资者就这么傻吗?
         
        四、进口因素。我国大米进口量一般就200万吨到400万吨之间,2019年就250万吨,这个量占国内消费量的2%不到,区区这么小的量会对我国市场有多大冲击呢。
         
        那我们还恐慌什么呢?
         
        担心粮食生产出问题吗?近来,媒体每天都有报道耕地撂荒的问题,可撂荒不是今年突然冒出来的,南方的稻谷产区早就存在撂荒现象,粮食产出还是出奇的稳定,都“16连丰”了,6.5亿吨历史高位保持了多年。这里笔者绝没有轻视撂荒问题的意思,土地撂荒是系统性问题,一定要正视。我们经常担心的粮食安全会因为供给乏力出乱子,然而事实上粮食安全目标实现情况总体上不断改善。商品过剩的时代,消费决定生产,粮食也不例外,何况我们有超强执行力的基层政府的引导、推动及问题处理能力,今年的粮食、特别是水稻的种植力度是应该空前的,短期没有理由担心生产,与其担心粮食生产,倒不如担心流通问题。我们还不应该忽视,农业及相关领域层出不穷的现代科技进步,为改变粮食和农业生产函数结构和参数提供了技术可能性,从而使粮食劳动生产率和土地生产率双双持续提高成为可能。
         
        担心国际制裁?我们可以回忆下历史上国际有名的粮食禁运。1979年12月底,苏联突然入侵阿富汗,美国总统卡特认为苏联在向美国发出危险挑衅,打算以强有力的行动回击苏联。不过,由于国内反战氛围浓厚,所以卡特政府决定动用经济手段。他的经济手段就是谷物禁运,以此制裁给苏联制造出麻烦。1980年1月4日,卡特宣布对苏联实施谷物禁运,包括取消向苏联出售1700万公吨谷物的合同。对苏谷物禁运实施后,美国市场反应激烈,谷物价格大幅下跌,根据后来统计,这场禁运使美国农民损失惨重,而美国一些投机贸易商也乘机捞了一把。另一方面,谷物禁运对苏联的影响并不大,苏联很快就找到了新的谷物进口来源国。事实上,受苏联升高的收购价吸引,其他主要谷物供应国部分放弃传统客户,纷纷抢占苏联市场。欧洲国家宣布拒绝参与扩大对苏经济制裁,法国还公开质疑卡特政府的外交政策。包括委内瑞拉和巴西在内的大部分南美国家成了苏联的重要谷物进口来源国,由于这些国家劳动力成本要比美国低得多,它们出产的谷物也比美国更便宜。苏联领导层这时发现,购买美国谷物其实不划算,后来即使美国解除禁运,苏联也不愿意过多从美国进口。在谷物禁运实施将近6 个月之后,严酷的现实让卡特被迫放宽对苏粮食禁运。
         
        担心消费会增长、供不应求?从长期看,粮食的消费,随着GDP的快速增长,增长率是下降的,这是经济增长一般规律,我国也不例外。经过改革开放40年的发展,我国居民的膳食结构已实现历史性和持续性改善,我国学者的研究早就指出,粮食表观消费量对收入增长近似弹性长期趋势值呈现下降趋势,甚至处于负值范围。如果再考虑人口拐点因素呢,口粮消费量还能增加吗。短期看,难道新冠病毒传播带来的疫情会刺激粮食消费增加,当然也是站不住脚的。
         
        粮食和食品的产业链短,价格冲击相对会大些,这也是客观存在的现象。家中有粮,心中不慌,这是老百姓的粮食情节,情绪的波动难免,加上一点动物精神,也许粮价还会飞一会儿,就让它飞吧!对老百姓来说,就是把家里容器都装满又能省多少钱,何况大米过夏还不好保存。面对高价格,不是正好减负吗,特别是旧粮;商业部门不正好加快吐故以纳新吗,可千万别惜售!千万别追高接盘! 
         
        粮食问题,就别去想什么有高手在做局、有人想借控制粮食来控制了人类、还有其他各种阴谋论啦。谷仓廪实,市场无虞。从国家粮食安全高度说,耕地有护,心中不慌。只要不出现大规模的“黍地无人耕”和坚持“藏粮于地”、“藏粮于技” 战略,也用不着心慌。
         
         
         
        江西瑞奇期货 刘国平
         
        2020年4月18日
         
         


        [ 资讯搜索 ]  [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中文日韩二区